藉宇宙能量维护健康‧扶生能量学助人助己(吉隆坡讯)人自出世以来,就是宇宙的一份子。宇宙是个大磁场,藏有无限能量,人体则是个小磁场,健康者,磁场稳健运行。相反的,人的磁场紊乱就容易生病。藉着这相同的道理,我们可经导引“宇宙能量”来调整人体的能量,活络我们的细胞;加速体内细胞的生成,促进循环与代谢,强化体内自癒力和免疫力,就可改善健康,减少疾病。这种疗法就称为“扶生能量学”。雪隆扶生能量学学会会长梁伍忠说,见文生义,扶生能量学是藉着人体导引宇宙能量来帮助自身及他人治病的一种非侵入式疗法,自然简单,有效又不花钱。自推广本疗法以来,受惠者日渐增加,调整站也逐渐广布。学会期许,本疗法能够从民间走入医院,将正面能量传遍四面八方,帮助更多人寻回健康。生于斯里兰卡的达西拉.那拉达(Dasira Narada)博士是将宇宙能量运用在人体健康的鼻祖。台湾的陆文斌老师深入研究这门学问,并开发出一套全新的自我疗愈保健课程,命名为“扶生学2.0(FS2.0)”与以往的静坐方式、调整手法(即“扶生1.0”)完全不同,全新的方法更简单、易学也更快速奏效。梁伍忠指出,脉轮是身体与宇宙能量接轨的中枢,是无形但有确定的位置,而非有形的器官。人体共有七个脉轮,从最下方的海底轮到最上方的头顶轮。而要开启的脉轮仅有六个就是头顶轮、前额轮、颈椎轮、心椎轮、腰椎轮和尾椎轮,每个脉轮都有其功能,经由开启闭塞的地方后,就可以导引宇宙能量调整相关部位的系统、器官、组织等,也是所谓的自我疗愈功能。盼疗法从民间走入医院他受访时重申,学会把本疗法称为“扶生”的主因是本疗法除了帮助自己改善健康,也发挥爱心,伸出双手去帮助他人,显现“扶生”的正面与积极意义。如此长期实践下来,无论是帮助者或是受惠者的身心灵均自然提昇,进而改变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社区等的精神层面,散布和谐的力量。他披露,本疗法的入门方法是从静坐开始,即意识清醒地进入睡眠状况,不管静坐时间的长短,反要注意的是人进入“静”的状态的时间。简单来说,静坐是补充能量的重要方法。因为我们要运用能量帮助别人,就一定要提昇自己的能量。再说,有强大正面的能量,才有更好的疗癒能力,可以快速地帮助自己帮助别人。换句话说,天天静坐是很重要的,这也能让我们时常保持愉快的心情,增强身、心、灵的力量。“以最新的物理理论来说,一个人透过学习与规範,就可具有足够的能量,能够在正常的时空中,创造出另一个不同的时空,有如一个`透明罩’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现实之中,在这个时空当中,容许物质与能量互换的现象发生,我们可称之为`心能空间’。在`心能空间’中只有参与者,没有旁观者,所有施展与感受的人,都必须同时在这个空间当中。当我们静坐、能量调整时,就形成彼此之间的`心能空间’,不受时间、空间、地点的影响。”另一方面,我们从出世、成长到成年过程中,多多少少总会遭遇一些创伤,这些创伤会使脉轮阻塞。一旦脉轮阻塞之后,身体的气血也无法顺畅通行,日长时久,就会引发各种疾病,甚至是心理与精神疾病。梁伍忠说,生理疾病可经宇宙能量来改善,同样的,心、灵层次的疾病也可藉着宇宙能量来激发人体潜意识所产生的“心灵能量”,改变潜意识细胞记忆中的负面能量,转化为积极正面的能量,进而改善我们的想法、情绪、行为及人际关係等,使我们更能拥有美好的生活素质。能量分4层次★第一层次个人能量,是人体体内器官所产生的能量。★第二层次意念能量,是集中心念的能量。★第三层次心灵能量,为心灵领域所累积的能量,是激发潜意识所产生的能量。★第四层次宇宙能量,是来自于不同银河系之间的吸引力与排斥力。适合大部份人学扶生能量学适合大多数人学习,无论男女老少,包括孕妇,惟临产者则不宜。此外,本疗法课程免费,随喜乐捐,所获捐款充当调整站的经费,若有余款则捐给其他慈善团体和组织。课程免费本疗法有分基础、进阶及特殊课程。基础课程为期三天,内容包含扶生静坐、开启脉轮与扶生调整。在这其中,扶生调整只有四招,分别是静心养神、纳气藏精、托颔扶生与环颅增智,并可由自己、他人及集体进行调整。集体调整可以是一对一,一对二,一对三或更多进行,人数愈多,疗效愈彰。当完成基础课程者宜多做志工,多帮人调整,有利累积更多经验,并可接受进阶课程,更上一层楼。进阶课程的内容是远距离调整法、声音疗法及音乐疗法。特殊课程则有能量催眠疗法、能量生命学及能量经络疗法。志工分享徐秀生(63岁):健康愈来愈好每天起床后,入睡前自我调整和静坐各15分钟,一天下来,间中有时间再做1、2次,这样一段时间下来,我感到自己的健康状态愈来愈好。然后,我也投入志工行列,帮助他人,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尤其是太太、孩子和朋友们也参与其中,那种集体力量更是丰沛,欢喜和自在心日渐盛满。我希望有更多人认识和学习这门疗法,因为可自我提昇,且帮助他人,扩大社交生活,一举数得。吴雅恆(66岁):皮肤病渐改善我有家族遗传性皮肤病,因此很注意各种保健方法,以身试法。我初初接触扶生能量学时,无法接受,因为毕竟对能量的了解不多。当我尝试实践一段时间后,发现疗法对我的帮助甚大,皮肤病逐渐改善,甚至很少发作了,除非我吃错东西。这促使我成为志工,一边做一边学,因此也结交很多朋友,收穫满满。/良医‧报导:黄秀仪‧2013.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