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八卦谈思考──《有没有 XXX 的八卦》书评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有没有 XXX 的八卦》是郑立的短文集。身为同样出版过短文集的网路写作者,我了解这是怎幺一回事:蒐集自己在网路上写过的文章,略为分类,补上一些新文章,就有一本书了。这个做法看起来有点取巧,但其实对读者和作者来说都有好处:读者可以一次掌握最精彩的内容:这些内容在重新编排和改写下,可能比原文更有价值;而作者可以不用从头到尾把一本书从头写过。从头写一本书真的很难,我试过好几次,目前尚未成功。

虽然同样是整理旧文章出来的文集,不过郑立的新书比起我的《哲学哲学鸡蛋糕》在文章分类上的意图更明显。如果说《哲学哲学鸡蛋糕》的选文标準类似「文章当中最有趣又白烂且跟哲学有关的那些」,那幺《有没有 XXX 的八卦》的选文标準,在我看来,应该类似「文章当中搭配起来最能彰显作者改造社会的企图的那些」。对于人们该如何才能使社会变得更好,郑立有明确的想法,在这本书里,他藉由一篇篇文章,把这个想法重新拼凑起来:

这个社会基于许多背景因素,使得资源掌握在不愿意创造和冒险的人身上,并造成许多不公义。经过逻辑的思考和正确的认识,我们有机会拆解那些造成如此不良结果的种种因素,并且让社会变得更好。

郑立从第一篇文章〈炒房与鸦片〉就揭露他对华人社会的主要诊断:「社会不公义」跟「社会缺乏进步」常相关,炒房和靠租房生活,不只是社会正不正义的问题,也会使社会堕落,因为「掌握资源的人不创造,创造的人没资源」。

社会让年轻人倾向于自认为「能力不足」,并接受低待遇,面对这样的情况,郑立在〈有能力就不怕 22K?蛤?〉敏锐指出:「能力只是议价力的一部份」以及「台湾倾向于训练『好员工特质』而非『好领袖特质』」最后导致社会活力低落。

郑立在讨论社会如何繁荣时,常拿东西方比较,对于〈黄种人为何在社会上不强势?〉他认为西方文明虽然因为基督教而分裂,但反而更促进了抗争氛围,以及把每个人当成不同独立个体来看待的习惯。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倾向于改进生活和解决问题,而不是如同东方人一样,习惯在稳定的帝国、既有秩序底下遵循清楚的规则维生。这些曾经让西方人羡慕的稳定生活,根据郑立的说法,反而让东方人失去冒险求真的精神,甘于选择炒房之类能稳定赚钱,但对社会没有帮助,也无法创造新东西的经济途径。

在〈欠缺「贵族义务」的东亚文化〉里,郑立举了具体的例子来说明东西方对于这种冒险责任的心态差异。他认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西方是一种道德观念,这使得西方有权有势的人愿意为了社会牺牲,而不至于堕落。这种心态从古代以「骑士精神」显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则让许多贵族上了战场第一线。在战争之外,许多冒险家和科学家是贵族出身,他们显然不会因为「就算不做事日子还是过得去」就真的不做事。持有这种道德观念的西方世界,资源不会被绑死在最有资源的人手上,而是会成为让社会进步的动力。

「有没有 XXX」的八卦一般来说是为了打听讯息问的。然而郑立的回覆主旨并不是要提供讯息回答问题,而是以此主题发挥,谈自己觉得重要的问题。这是一种赋予题目意义的方式。

例如〈侧写「喜记事件」〉讨论香港佔中抗争期间,一家餐厅老闆「非礼」抗争者的事件。但是很明显地,郑立并不是要介绍这个小插曲,而是藉由此事件来谈香港「赚钱道德论」的不合理之处。

而 〈有没有亚洲人为什幺会输给西方人的八卦〉讨论的则是「测试」和教育的关係。台湾关于教育的讨论,常会出现关于「我们都是用标準答案来衡量学生」的抱怨,而那些「没有标準答案」的教学法(常常是来自西方)则受到推崇。但是,为什幺有没有标準答案会是一件重要的事?郑立这篇文章提供了另一种理解的方式:

标準答案测试,让学生面对的是「已经有答案的问题」,而没有标準答案的测试,也可能沦为测试学生讨好阅卷者的能力。若要快速製造具备特定专业能力的人才,这些测验会是好方法。然而它们在训练创造力和行动力上的效果极为有限。郑立认为,目前的社会已经改变,许多专业人员市场已经趋近饱和,目前的社会需要的是有创造性,能随机应变的人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是更自由的教育内容,让学生有机会做更多选择并承担自己规划和实作的后果,而不是目前帮所有人排定的课程时间表。

郑立写文章笔法平实,容易理解,并且也强调当我们釐清混淆的概念,就可能会更容易把事情看清楚。在〈超越「中华民族」的概念〉里,他主张「中华民族」因为概念上的含混,反而在思考和讨论上造成更多问题。郑立认为「中华」应该是一个文明,而不是民族,就像我们会称「基督教文明」而不称「基督教民族」一样。

在这种用法下,郑立认为,我们一方面可以解释为什幺「中华」涵盖的地区都有类似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一方面也不至于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些居住在被「中华」涵盖的地区的人,都必须要彼此认同和结合。

前阵子刚好有一个新闻,是「中华统一促进党」到教育部前抗议,他们提出清单,要求反课纲学生「做不到这六点,回家找妈妈」。这清单包括「中秋不能吃月饼,因为月饼来自中国」、「把祖坟挖掉,因为祖坟来自中国」等等。若把中华统一促进党藉由这份声明想要阐述的论证展开来,或许会是这个样子:

这个论证并不健全,因为一个人接受的文化和他的国族认同可能有相关性,但是并没有规範上的互相约束力,因此从(1)难以推论(2)。然而,在台湾,一般人习惯了「中华民族」这样的阐述方式,因此更容易被中华统一促进党这种不好的论证唬弄过去。也或许中华统一促进党会支持统一,也有部分的因素是基于他们没发现「中华民族」是个有问题的概念吧。

郑立对于历史的分析和社会的愿景有一套看法。比起当代社会流行的保守观念,对我来说这套看法更合胃口。

当然,你不见得会同意这套看法,然而郑立也用最平实好懂的方式铺陈他的看法,文章中几乎没有会妨碍理解的修辞法,你可以很容易整理出他的论证,方便进一步的分析和批评。我想,这是一本即便反对者读了,也不会感觉被亏待的书。

(这篇文章写作期间得到公民学院交谊社群的许多好建议,感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