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党挡子弹吃死猫‧许子根:扛责留职(槟城19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子根博士指出,要他辞掉民政党全国主席是很容易的事,但是他宁愿选择接受这个艰苦任务,主要是为了替民政党“挡子弹、吃死猫”,尤其是槟州“猫”政府,常常塞他吃“死猫”。“要我辞职是很容易的事情,我大可一走了之,不过,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领袖,我宁愿负起这个艰难、苦涩重振民政党的责任。”他表示,目前他在党主席的其位上是扮演挡子弹及吃死猫的角色,这是他情愿担当的任务。“不是署理主席、副主席没有能力接任全国党主席,而是因为他们在来届大选,都会继续上阵,为了让他们拥有更多时间专注在各自选区内备战大选,所以我才不辞党主席职位。”感激敦马关心民政许子根週六出席宏愿开放大学第一届毕业典礼后,记者会上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要求他一併辞党主席职一事,如是回应。他说,我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任何人都有发表各别言论的权力,对敦马仍然对民政党的“关心”,他表示感激。他表示,这是民政党党内的事务,该党中央领袖们会知道甚幺时候该做甚幺事情。受林敬益影响入民党许子根致词时指出,他在80年代初选择加入民政党,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受到林敬益的影响。他披露,林敬益自从在1980年从敦林苍祐手中接任民政党全国主席之后,就积极发展民政党,让该党组织一路开展到全国,从吉打到沙巴州都有民政党的组织,正式成为全国性政党。他指出,宏愿开放大学在林敬益大力推动下,成功在槟城正式建校,如果没有林敬益的推动,就没有今日的宏愿开放大学。他有信心,林敬益接任该大学名誉校长之后,大学会获得更好的发展。敦林戴鸭舌帽出席典礼不久前入院的前民政党全国主席敦林敬益,在儿子林时彬陪伴下,戴着鸭舌帽出席受委出任宏愿开放大学第二任校长与毕业典礼上,与民政党元老、大学教授们相聚一堂,赴会的民政党高层们也纷纷向敦林慰问。林敬益除了在接受委任宏愿开放大学第二任校长,以及毕业典礼仪式上,穿上一身大学校长礼袍外,之后的时间他都是戴着鸭舌帽,儿子陪伴在侧。上个月民政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林敬益因为入院而缺席。被记者询问有关林敬益的健康时,许子根指出,儘管敦林敬益医生仍然与病魔对抗,不过,从林敬益週六出席宏愿开放大学毕业典礼与受委该大学第二任校长时,一脸气色红润,还以宏亮声音发表演说,证明敦林已经在康复中。他说,林敬益整个人的气色给人感觉还很“Fit”(健硕)。许子根拒绝对林敬益的病况发表太多的谈话。敦林致词续幽默抛笑弹林敬益致词时不失一贯的幽默:“我已经在政坛上退休了3年,也很少过问政治,如果我今天不在公开场合讲话,恐怕永远就没有机会再公开演讲了。”博得满堂掌声与笑声。他说,他是一个不跟剧本走的人,为了不让自己留下遗憾,他一定要向这一届大学毕业生讲得更多。他强调,虽然宏愿开放大学,是通过民政党筹募、集资设立,不过民政党一贯原则,就是不干预大学的行政事务。他说,宏愿开放大学,是一所终身学习的学府,这所大学容易挤入,惟却不容易毕业,也没有任何捷径管道毕业,一切必须凭着实力,以及至少必须苦读5年才有机会毕业。他表示,迄今国内职场上仍然有900万人没有大学学士文凭,民政党创立宏愿开放大学,就是让职场工作者有机会进修,以便考取一张文凭,以及培养出更多的职场具有素质的人才。他认为,目前国人都是抱持着拿高薪,不愿付出的思维,因此为了提高国内生产竞争能力,这种思维必须被纠正过来。他说,做人一定要朝着梦想而努力,只要我们愿意为梦想而努力,梦想就可成真,今天的宏愿开放大学就是一个例子。缺席典礼章耀惹人猜疑全国民政党中央领袖週六集聚在宏愿开放大学毕业典礼上,唯独民政党全国总秘书邓章耀缺席,引起诸多猜测。许子根被询时指出,领袖中不只是邓章耀一个人缺席,还有一些领袖也缺席,可能因为时间赶不及,邓章耀才没有来。不过,他说,邓章耀肯定会出席下午的中委会会议。年初已决定不上阵大选许子根:没受施压许子根博士指出,早在今年年初他已决定来届大选不再上阵,这是他个人决定,并非受到政党和领袖的施压。他说,他延至上週四才宣布,是因为今年初至年中,我国要面对各大小补选及砂州选举等,7月也发生有净选盟示威风波,因此这段期间,不适合公布他的个人动向,否则将会对国阵带来负面影响。年初他已决定他指出,如果他在选举或净选盟示威期间做出这项宣布,人们会误会他与国阵之间有矛盾,因此,并非良好时机,所以才会拖到现在才宣布。他声称,自己身为首相署部长,有义务协助政府推行政府转型计划,要让该计划上轨道之后,才能做出这样重大的宣布。他强调,他非受到压力才会作出这决定。许子根博士週六出席宏愿开放大学第一届毕业典礼兼第二任校长敦林敬益接任仪式后,在记者会上如是表示。槟国阵主席职可随时交棒当记者询及为何他不辞去槟州国阵主席一职,许子根解释说,他随时可以辞去槟州国阵主席职,并愿意把权力交出来,但国阵有国阵的章程,槟州国阵主席一职必须在国阵最高理事会开会决定,然后再由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正式宣布,并非他一个人说了算。“我随时可以决定,随时可以安排(交棒)。”‧2011.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