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开强:喜鹊繁殖力强‧不应列濒临绝种鸟类(吉隆坡27日讯)民政党甲洞区服务中心主任刘开强,促请马来西亚野生动物局将保育野生动物第716法令名单下的其中一种喜鹊(Murai Kampung,英文学名为Copsychus saularis)品种删除,因为有关品种的鹊鸟繁殖力强,并非濒临绝种的鸟类。他不反对当局设立上述法令,来管制饲养和拯救濒临绝种的动物,但前提是在设立管制法令前,需徵询养鸟俱乐部、养鸟场、宠物店等相关人士意见,以查询及确认濒危动物的种类和名称,做足準备功夫。他说,目前大多数雪隆区饲养喜鹊类者,包括此次反对申请养鸟执照准证的吉隆坡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代表,多数饲养的是“Murai Kampung”品种喜鹊,而此类喜鹊繁殖力强,并非濒临绝种动物,所以他们坚决反对必须申请准证。促先徵询意见再拟法令也是该俱乐部顾问的刘开强表示,饲养喜鹊是个人喜好和良好的休闲活动,而且饲养喜鹊的历史已逾70年,都未见此品种鸟类有绝种的隐忧。“相信野生动物局在拟定法令时,跟养鸟俱乐部、商家之间出现沟通问题,否则不会出现这股反对的声浪。”他披露,有关法令所列明的保护动物名单具争议性,因在保育野生动物法令下,共有13种动物受保护,但还有许多鸟类,包括火鸠也是很多人饲养的保育动物,却没有被列其中。刘开强在记者会上说,有关俱乐部成员在今年1月接获通知,要求饲养鸟类人士须在6月27日前申请饲养执照准证,否则将受法律对付。他也批评野生动物局未提供足够资讯,让人了解相关法令的操作。他提到,早在1个月前俱乐部会员及其他雪隆一带的饲养喜鹊者,曾受邀出席野生动物局所举办的法令讲解会,但喜鹊饲养者对后者发出的提问,包括申请程序、执照费或最高刑罚等问题,都未能获当局明确的回应。他也已致函野生动物局总监拿督阿都拉希,要求在4月1日下午3时,在该局会议室针对此事进行商议。野生动物保护局是于2010年通过保育野生动物716法令(Akta Pemulihan Hidupan Liar716),以取代原有的1972年保护野生动物(76法令),这项法令于开始生效。养鸟者:不捕捉成年鸟饲养鸟类业者认为,幼龄喜鹊才会成为他们的笼中宠物,他们偍不会补捉野生成年的喜鹊。而且领养了幼龄喜鹊后,须训练至少1年时间,才能让喜鹊唱出优美旋律。因此,他们不认同反对保育动物法令716条文下,要求饲养者申请执照准证的措施。“若喜鹊天生不懂唱歌,我们就会放生,寻找另一只来饲养,最常饲养时间可长达10年之久。有些饲养者可养10至20只。”吉隆坡增江赛鸟及休闲俱乐部主席柯金成强调,俱乐部成立36年之久。除了甲洞,雪隆地区包括蕉赖11英里、增江、沙登、无拉港、加影锡米山等地区都有固定的鸟类休闲俱乐部。他相信全雪隆共有上万名养鸟人士,包括俱乐部成员和非成员。他认为,喜鹊不会绝种,40多年前有养鸟者向政府抗议养鸟须执照的措施,最终成功翻案;不料,40年后,养鸟人士再次被政府要求申请养鸟执照。现年72岁的俱乐部会员李福安饲养喜鹊有60年之久,他声称,申请饲养准证就等于限制他饲养喜鹊的机会。“如果不养喜鹊,就剥夺了老人家的空闲时间,难道要老人家每天坐在家中欣赏电视节目?”多年饲养经验的他说,饲养者并不会虐待鸟类,还会细心照顾,而且此鸟类容易饲养,繁殖力强不易绝种。文冬雀场公会签名反对养喜鹊须执照文冬雀场公会全体签名,避免广大乐龄人士晚年的消遣乐趣受到管制,还必须承担申请执照的开销。文冬雀场公会副主席杜剑明说,养雀爱好者所饲养的是随处可见的喜鹊,繁殖力很强,一年可以繁殖4次,每次可以孵出3至5只幼鸟,绝非濒临绝种的山鹊。“这种黑白羽毛的喜鹊是一种非常普遍的鸟类,并非国宝级和受保护的稀有鸟类,政府不应该强制实行养喜鹊执照条例。”杜剑明週日上午联同多位理事和会员在文冬雀场公会于暹猛活动中心召开记者会说,野生动物局将在新法令下于今年7月实行上述条例,申请鸟类执照每次收费30令吉。虽然目前该会尚未接获正式通知,不过已引起广大会员忧心忡忡。签名提呈蔡细历许子根“所有养雀的人士每人平均都会饲养5只喜鹊以上,如果每只喜鹊的执照30令吉,5只就要150令吉,对退休人士和年老者而言是一笔大开销,希望政府能加以体验。”他说,该会有100多名会员,将会把所收集的签名提呈给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和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同时也把副本提呈给本区国州议员,希望给予关注。“各地的雀场公会经常保持密切联繫,齐心一致全力向有关方面提出请求,以便豁免养喜鹊执照。”国会是于去年通过的“野生动物保育法令”(Akta Pemuliharaan Hidupan Liar)下执行新的条例,规定凡是饲养野生动物,包括鸟类、乌龟、蛙类等,在今年7月必须向国家公园及野生动物保护局申请执照。‧2011.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