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征漕之案

记者/主持人:雪莉

来源:希望之声  (对人的不良行径给予忠告,加以警戒,甚至惩罚,以免他做出大坏事,以致违法被杀。这实际上才是对人的真正的好。) 

完整版

点击收听

无开头版

点击收听

征漕之案

这是田白岩先生讲的:康熙年间,江南发生了一起征漕案,有好几个官吏因此案伏法。数年后,伏法的官员中有一人的鬼魂降乩到他的朋友家里,自己说正在冥司状告某公。

朋友惊骇的说:「某公是个遵循法度的好官,而且他做两江漕运总督是在你们这个案子之前十多年的事情,为什幺无缘无故的告他呢?」

只见那鬼魂在乩坛上又写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案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起初刚刚有了一点儿苗头的时候,如果他能够严查,革除一个官员、流放一两个小官吏,就可以消隐患于未然。我们也就不至于后来伏法殒命了。可是某公为了博取忠厚的名声,等于是养痈不治,看着那个脓疮长起来,结果最终溃烂流脓,我们这些人犯法被杀。我们害国殃民,伏法应该,不可以仇恨执法者。溯本追源,不告他还告谁呢?」

写完这些,那个乩就不再动了。也不知道九泉之下,冥间是怎幺判的案。

《金人铭》书里写道:「涓涓不壅,将为江河;毫末不札,将寻斧柯。」

说的就是祸患初发时如果不加以杜绝禁止,就会酿成大祸。古时圣人真是很有远见啊。

这个鬼所讲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后世评论说:对人的不良行径给予忠告,加以警戒,甚至惩罚,以免他做出大坏事,以致违法被杀。这实际上才是对人的真正的好,可谓慈悲。可是当今又有几个人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呢?

===

里妇新寡

村子里有个女人刚刚死了丈夫。一个轻佻的家伙贿赂这个女人的邻居老太太,给他从中勾搭牵线。夜里这个家伙就溜进了寡妇的房间,关门要睡觉时,忽然灯变绿转暗,缩小如豆,接着爆然一声,红色的焰光四射,形成一个直径二尺左右的光环,有镜子那幺大。光环中间映出了一个人的脸,竟然是这个寡妇刚刚死去的丈夫。这两个男女吓得惊叫并排扑倒在床下。家人听到动静吃惊的起来查看,这一下这两个人的姦情败露了。

有人说:」那寡妇失节的不少啊,为什幺唯独这个鬼有灵?」

我(纪晓岚)认为,鬼有强弱,人有盛衰。这是个强鬼,又加上这两个人心神不稳,处于衰势,所以这个鬼就能够作怪了。

其他那些含恨九泉之下,冤怨恶缘纠缠数世也得不到解脱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并不是如世间所说的,『人死如灯灭』、随着形体死亡神魂也就烟飞灰灭了。

也有人怀疑说:」这是妖物假託亡夫死鬼而作怪。」

这也可能是有的。然而妖邪不会无故而兴。它是因人而作怪。也可能是那阴魂的怨毒之气,感召而成怪,邪魅就会乘机假託作怪。不然,陶婴之室,(陶婴的家里)怎幺就没听说有黎丘之鬼来作怪呢?

「黎邱鬼」是一种善于倣效人形,以迷惑人的妖精。陶婴,是春秋时期鲁国的一家姓陶的人家的女儿。年轻守寡,自己抚养年幼的孤儿,以纺线织布为生;鲁国人听说了她的事情,敬仰她的节义,託人来求婚。

陶婴知道了,自己作了一首诗名为《黄鹄之歌》,来表明自己的守节不再嫁的心志。鲁国人知道了,都不敢再找人求婚了。{事见汉刘向《列女传·鲁寡陶婴》。}后世的人就以「陶婴」做为妇女贞节的典型。

纪晓岚这里的意思就是:由于自己不正,才招来鬼魅;不然,春秋时期鲁国的节妇陶婴家里怎幺就没有出现那个鬼魅呢?!

====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