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发放包国能工程号召招标‧2老千捲走百人100万(雪兰莪‧士拉央19日讯)多名承包商投诉,两名自诩与国能公司拥有合作关係的建筑公司代表,打着私下发放政府工程的旗帜在全国各地号召华裔承包商加入,保证后者能够在不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获得高回酬工程,惟在缴付巨额款项作为抵押金和手续费后,两名负责人即捲款消失。迄今,全国估计有逾百人上当,当中包括承包商及其他投资者,受骗金额超过百万令吉。其中一名受害者唐金龙(33岁,五金店业者)指出,他前后被骗走20万令吉,加上他在过程中介绍6名友人一同加入,导致如今频遭友人追讨损失,认定是他私吞了款项,甚至还有人纠众上门恐吓,让他每天在压力中度过。自称建筑公司总经理CEO他披露,他是在2011年透过两名承包商友人介绍认识上述两名负责人,两人自称是来自一间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及首席执行员。他说,两人声称要将公司获得的国能工程发给有意招标的承包商,并保证可以在透过缴付手续费的方式获得高回酬的变电站(substation)保养工程合约。事主和其他3名受害者週五在马华士拉央再也支会妇女组主席黄糩璊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出示一份工程招标名单指出,本身付款标下的工程地区有约80座变电站,一旦工程顺利开跑,他每个月靠着保养变电站的收入可达75万令吉,工程合约为期4年(2011-2015年)。唐金龙说,由于利润丰厚加上两名负责人保证招标过程十拿九稳,因此儘管双方认识只有短短一星期,他不疑有诈签下一张4000令吉的支票作为给国能公司的抵押金及8000令吉的手续费。他说,两名负责人的口才和欺诈伎俩非常了得,除了伪造国能公司文件让承包商误以为真的获得工程,还将全马各地招揽到的承包商聚集在一起进行例行会议,大家在群众心理作祟下更加对高回酬工程深信不疑。“我们开会不下10次,参与的承包商约30人,我看到那幺多承包商参与,更加相信这个工程是可行的。当初自己还以为捡到便宜而沾沾自喜。”他指出,工程一直迟迟未开始,但负责人每一次都有新的藉口自圆其说,如吩咐他们先注册公司、四处招揽更多的人手和投资者、印製制服等,大耍拖字诀,直至今年1月开始联络不上两名负责人,亲自上公司找人也频频吃闭门羹,他才恍然大悟自己掉入骗局。另一方面,唐金龙披露,他介绍6名友人加入投资,在得知上当后部份友人非但不谅解,还质疑他私吞款项,频频向他追讨。他说,更甚的是,其中两名友人在今年6月3日还纠众到店里围堵他的太太,并将他拉出店外谈判,让他感到心有余悸。“我当时準备关门,突然看见友人带了大约15人来,其中数人闯进店内不让太太离开,其他人就把我带出店外恐吓。”唐金龙指出,他在此事件上也是受害者,损失金额不下于友人,同时澄清自己并没有私吞款项,希望友人能够谅解。公司1负责人遭警通缉马华士拉央再也支会妇女组主席黄糩璊指出,根据负责此案的查案官透露,这是一宗欺诈案,而公司的其中一名负责人早已被警方通缉,名叫莫哈末亚兹的马来男子,因而吁请民众提高警惕。她呼吁其他拥有同样经历的受害者勇敢挺身而出报案,让警方掌握更充足的证据展开调查。她提醒公众在面对需要支付巨额款项的交易前,最好是发出志期在一个星期后的支票,以便有充足时间调查并确保对方背景清白可靠。“我们以往遇到的诈欺案,都有一个明显破绽,即对方会要求你给现款或直接汇入私人户口,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大家就要小心。”出席记者会的包括马华士拉央区会副主席黄振峰。通过同一友人介绍认识根据受害者的说词,大家都是通过同样的友人介绍认识两名涉嫌诈欺捲款的建筑公司负责人,其中一人是华裔男子,另一人则是马来男子。他们声称,待初步认识后,两人就会开始发挥舌灿莲花的功力游说他们,让他们认为自己真的能够稳获政府拨出的高利润工程计划,继而心甘情愿付数万至数十万令吉不等的巨额手续费。受害者指出,华裔男子教导承包商先注册一家新公司只能够招标两个地区的工程,因此不少承包商为了获得更多工程而不惜注册3至8家公司,并找来许多投资者及生意伙伴加入。“每次召开的承包商会议,大家都只是讨论各自拿了多少场(工程),彼此都对这个工程深信不疑。”据受害者了解,全国约有35家承包公司受影响,还未包括承包商本身在外招揽的投资者,因此受害者预计上百人,损失金额高达百万令吉。受害者随后有向国能公司询问详情,但当局表示并没有招标上述的工程。受害者说词侯健修(53岁):缴5万盼获7工程我注册8家公司,获得16项工程,受骗金额达10万8000令吉。‧2013.07.20